一周年的时候,随想
去年的雪夜中,在万片雪花中,有一片飘进了我的心里
高纬度的寒冷珍藏着他的晶莹纯洁
一周年的时候
雪花还在那孤零零的
一周年的时候
雪花告诉说
我的未来是飘向远方的
或是
落地后灭亡的
珍藏的不变是不可能的
于是
北风带走了他
虔诚的信徒托着空无一物的手
还痴痴地跪着

评论

© 鞍山钢铁龙 | Powered by LOFTER